资讯与服务

    (周一至周日 9:00-21:00)
    微信:liu87712531
    微信:lin445385978

    邮箱:87712531@qq.com

    咨询电话:15321970583

网站服务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哲学论文 -> 思想哲学->详细(目前国内最大最全原创最多的免费论文中心)

客服QQ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无忧论文,为您指导,让您轻松发表,轻松晋级!

字号大小:


尼采、德勒兹、福柯:身体和主体(一)

作者:来来来 整理:本网站论文网 录入时间:2011-12-13 23:39:25

  晚近的身体讨论都将笛卡儿作为批判的起点。在笛卡儿那里,身体和精神是两分的,身体代表着感性、偶然性、不确定性、错觉和虚幻的一面;精神则意指着理性、稳定性、确切性、真理。在理性和"我思"至上的笛卡儿那里,身体,因为它的非理性和偶然性,被笛卡儿置于一个无关紧要的位置,自此以后,身体陷入了哲学的漫漫黑夜。同样,在基督教神学那里,身体多少是个罪恶的渊薮,禁欲资本主义利用了这种意识形态,将身体中的狂野能量严格限定在夫妻隐秘的生育床第之间。身体,只能作为生殖机器。欲望和快感,作为身体的力和能量,应该无条件地储存和藏匿起来,身体应该调动起它们的全部物质性,将它们聚拢、集结,最终作为生产的工具机器而爆发。韦伯和福柯已经向我们表明,资本主义精神和现代性是怎样居心叵测地利用身体的,身体是怎样变成既有用又驯服的生产工具的。

  身体在道德领域中是罪恶,在真理领域中是错觉,在生产领域中是机器。这一切都将身体局限于生产性的劳作中,身体只有在劳作时才能醒目地存在,也就是说,身体只能作为一种工具性机器而存在:要么是生产性工具,要么是生殖性工具。为了维持这种机器的高速而有效的生产,现代性和资本主义既利用理性制度,也利用道德伦理来控制身体。这,正是尼采面临的身体局面:身体总是从属的、次等的、轻微的、卑琐的,在哲学中,它是不堪入目的。现在,身体已经忍受够了,一切从尼采这里开始,身体从历史的屈辱阴影中走出来,它获得了自身的光亮,既醒目地驻扎在各式各样的眼光中,又照耀着各式各样的事件,成为光源、尺度、标准和出发点。事物的谱系不再藏匿于某个神秘的但又是可以穿透的种子深处,而是刻写在身体的表层。是的,一切以身体为准绳,身体既操纵着历史,也主宰着哲学。我们看到,在尼采和福柯探讨历史的谱系学中,身体占据着一个醒目的支配性位置。

  ` 1、 谱系学、历史学和身体

  什么是谱系学?或者说,什么是尼采和福柯的谱系学?谱系学决不等同于那种形而上学观念所主宰的历史学。福柯将谱系学同传统历史学--按他的说法,即柏拉图式的历史学--在三个方面对立起来。谱系学根据反讽和戏仿来对现实性进行破坏性的使用,而历史学的目的则是回忆、确认和肯定。对谱系学家来说,历史是一场盛大的假面舞会,但他们不是去拒斥它,而是将其夸大、将其发挥至极点,让这种假面举行一次盛大的狂欢,最终让它轰然倒塌。而历史学家则将这种假面和装扮视作是历史的真实,将它们确定下来,让它们变为历久弥新的历史知识。谱系学和历史学的另一个对照是:谱系学是要分解历史的同一性,而历史学则要保持这种同一性。但是,在谱系学家看来,"这种脆弱的,我们竭力在面具下确保和聚合的同一性,本身不过是个可笑的模仿,它本身是复数的,内部有无数的灵魂争吵不休;各种体系杂陈交错,相互倾轧。" 谱系学和历史学的最后一个对照是:谱系学相信历史的认知主体是有偏见的,主体获得的知识并非一尘不染,并非符合理性要求和真理要求。历史中的求知意志扎根于本能,扎根于经验,扎根于狂暴的本性,而这同传统历史学的真理意向针锋相对。在传统历史学这里,真理意向的基础正是认知主体的纯粹性和客观性,它相信认知主体的绝对有效性,相信认知主体可以直达历史的客观知识。如果瓦解了认知主体,瓦解了它的客观性,那么,真理的意图也将土崩瓦解。

  谱系学对认知主体的真理意志的瓦解是因为它不相信笛卡儿式的主体概念,相反,它将身体引入其中。它既是用身体的目光来看待历史,同时也将历史的目光更多的投向身体,投向下面 , 投向神经系统,营养和消化系统,投向野蛮、纷乱,衰落和底层;而传统历史学相反,它将目光投向遥远、高贵的东西,投向崇高的时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1/9/9

上一篇弗洛伊德笑论批判
下一篇语言在多大程度上规范思想